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專訪

2017/03/14
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專訪
一個渴望被複製的先行者 / 2016.07.15

一個渴望被複製的先行者

「當我把書借給移民工閱讀時,可以感受到他們是開心的,我也為此感到開心,這是一段彼此都感到溫暖的過程。」 當被問起成立書店的原因時,張正說是因為移民工文學獎第一屆得獎者Erin的話-Reading makes me free,使他確信閱讀是重要的,因此透過在印尼教中文的朋友購買一批印尼當地的二手書並運送來台灣。同時,考慮到為了讓移民工有一個能夠閱讀和交流的空間,書店開始成形。在書店開始營運後,燦爛時光也發起自主帶書來閱讀的運動,除了讓更多移民工開始閱讀,也更加充實了這間書店的藏書。
燦爛時光書店外觀
「閱讀是能夠散發正能量的事,只要有人願意參與,就算燦爛時光服務不到1%的人,我們也願意繼續堅持下去。」 燦爛時光的位置在南勢角捷運站附近,接近緬甸街這個移民文化的聚集地,非常符合書店需求。平時除了移民工會來閱讀外,還有很多想了解東南亞相關議題的朋友們也會來走走。也因此,燦爛時光不僅是一個向移民工表現善意的據點,也是轉換國人對東南亞移民工刻板印象的據點。只要多了解移民工母國文化,就能帶來更多的接納,若是能透過越來越多的訪客們將這樣的接納發散至社會,就能讓大眾對移民工多一份了解、多一些友善。這些都賦予了燦爛時光除了書店外,更重要的意義!
「燦爛時光只是個示範,希望能夠有更多人齊心讓點聚集成線,最後形成一個面,歡迎大家一起參與。」 燦爛時光是個推動移民工閱讀的先行者,更是一個渴望被複製的移民工友善據點。
牆上滿是參訪心得回饋
燦爛時光:從閱讀到南向? 燦爛時光創辦人張正曾在立報擔任副總編輯,該報刊登過不少移民工、外勞和外配的新聞,但當時的他卻發現自己並未真正了解東南亞移民工的族群文化。
「在地圖的相對位置上就在隔壁而已,我們卻不了解他們。台灣的社會環境更是鮮少鼓勵民眾去研究東南亞這個鄰居。」 我國目前東南亞外勞人數早已突破58萬人,東南亞國家來臺觀光的旅客人數, 近年來也是只增不減,但張正發現:「東南亞文化相關的出版品,在台灣的流通量極少」,這是一項極需被解決的問題!因此,他開始推動各種東南亞文學的出版及相關活動,包括創立四方報、移民工文學獎徵文等等,增加東南亞文學在台灣的流通。 「當我們理解東南亞區域、理解我們周圍的國家,南向政策就不再只是口號,而是真的南向了。」 張正在經歷多年媒體運作與文字創作等…相關工作後,他正逐步用一種熟悉且可以長久經營的方式推動一波波東南亞的文學運動。讓台灣真正南向!
只借不賣的獨立書店?
書店一隅
燦爛時光的書籍流通方式為「三不一堅持」: 1.不同於書店,這裡只借不賣。 2.不同於圖書館,這裡借期無限。 3.不同於租書店,這裡全額退還押金。 4.為了讓讀者透過書籍交流,感受彼此的溫度,鼓勵讀者在白淨的書籍上畫線畫記號、寫眉批或心得。
燦爛時光創辦人張正,希望將自己取得的書籍提供給移民工閱讀,但由於移民工的收入不高,且需寄回母國補貼家用,沒有額外的錢買書。為解決此問題,張正決定用「借」的!同時,為了避免書籍借出未歸還,「押金制」就成為書籍租借的配套措施了。
「如果圖書館能滿足我們的需要,那為何書店仍有生存空間?」
小空間,大理想
這樣的觀察讓張正對人與書的關係,產生了不同的見解,並發現,也許對書的佔有慾就是造成此現象的關鍵因素。進一步推論,若是能擁有書籍,在佔有慾的驅使下,便會更想去親近擁有那本書!因此,張正開始在「借」與「擁有」兩者間找尋平衡,故在燦爛時光的「三不一堅持」的原則下,借閱者可以對書產生支配能力,例如畫線、註記和書寫,但有一前提,就是不能影響書的原始面貌(如破壞撕毀)。若是影響了書的原始面貌,就視為將書賣與借閱者,因此,燦爛時光的借閱押金,多半就是書本的定價。
三不一堅持的背後:暗諷人性的「貪」!
目前書籍市場的營運模式,大多採以提供便宜的折扣作為販售方式,因此書的內容價值開始被忽視。人們越來越傾向以書本定價上的折扣來決定購買與否,這不就是人性的貪念表現嗎?
「但如果這本書真的對你有意義、你真的需要這本書,折扣的多寡就是沒有意義的。」
對於這樣的貪念與縱容的養成,張正雖無法與之對抗,卻開闢了另一條路,透過「三不一堅持」讓來店的消費者體會「需要與否」才是最重要的。此一啟發來自某一次張正與老婆的寮國自由行。由於當時是臨時起意,手邊一點資料都沒有,正當在二手書店幸運的找到一本旅遊指南時,張正向老闆詢問是否有折扣?這個舉動卻被老闆狠狠地教訓了一頓。老闆說:
「如果真的需要這本書就不應該跟我要折扣。」
此時的張正雖感慚愧,但卻認同老闆的看法。然而,當老闆檢查此旅遊二手書的書況時,卻發現書本有缺頁、是無法販售的商品,因此將其直接贈與張正。就是因為這樣看待書的態度和書店經營的邏輯,讓張正了解到:
「在小地方互相計較只會傷害彼此的信任,何不回歸到真實的本質,省掉虛偽的部分,賣書亦如是。」
「三不一堅持」的背後,承載了張正對於書與人之間關係的重視,同時也開創了讓情感能夠交流的書籍流通模式。
燦爛時光:不只是一間東南亞主題書店
燦爛時光以「有尊嚴的二手書店」為自己定義,是因為張正發現,二手書的內容相較起新書其實是毫無增減的,但再次販售之價格都是低於原始價格的一半,這不但與環保意識有違,更違反了張正所堅持的書本與人之間關係的本質。
「燦爛時光維持書本的價值,賦予書本應有的尊嚴。」
這裏不只是一間書店,更時常舉辦多種學習課程及講座活動。活動內容除了東南亞相關議題外,更多是關於「該受重視卻沒有受到應有重視的社會議題」,因此張正開玩笑的說:
「東南亞這個詞彙在燦爛時光就該被解釋為:該受重視卻沒有受到應有重視的問題。」
從四方報的編輯到燦爛時光的經營,張正逐漸從時事新聞的編輯者,成為深耕延續性閱讀的推廣者。我們從燦爛時光看到張正對於閱讀推廣的堅持與理想,同時也更加深信閱讀是不分國籍、種族和階層的。每個人都應該有權利透過閱讀連結更大的世界!
「Knowledge change the world.」
讓我們一同努力,讓世界因為知識而更加美好!
By 為你而讀 冠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