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閱讀 《製造低收入戶》

2017/07/17
每日一閱讀 《製造低收入戶》
在開始介紹這本書之前,想先請大家思考一下:「你心目中認為的低收入戶是什麼樣子?」

每日一閱讀Day164

《製造低收入戶》

By 愛書人 一碗美樂蒂莎菈


在開始介紹這本書之前,想先請大家思考一下:「你心目中認為的低收入戶是什麼樣子?」是不是住在狹小的房子裡,每頓飯都吃著很差的菜色、甚至是三餐不繼?或是一家人每個月連22K都沒有,房子還在漏水?還是白天在街上托缽乞討,晚上睡在天橋底下?

這個問題的答案反映出的是「你對於貧窮的想像是甚麼?」然而在本書中我們首先可以發現的就是「低收入戶≠窮人」:因為在台灣,能夠符合法律規定、經由各的社會局處審核、由人民所納的稅金來補助的,其實並不等同於真正的窮人。換言之,從低收入戶來看貧窮問題僅僅只是冰山的一角。


依照台灣的「貧窮裁量」結果,目前被視為低收入戶的人數,僅佔總人口數的1.5%。一般人乍看之下可能沒什麼特殊感覺,然而本人作為一個國外業務、一天到晚都在收集各國經濟資訊,就會發現這個數字其實遠低於許多先進國家的under poverty line比例。換言之,這個數字所呈現的,並不是真正的「國內並沒有那麼多窮人」,而是「有許多的窮人和貧民從統計數字上默默消失了」!事實上,由於低收入戶救助資訊不夠透明的緣故,許多有需要的低收入族群甚至不知道可以來申請…這也是資訊不對稱導致的貧富差距加大。


【社會上的不公不義(資源的分配不均是必然或人為?)】


如果說通過低收入戶審查的個案,其實並不等同於當下最需要幫助的窮人族群,那麼是不是也可以反過來說:是否有一些領到低收入救助資源的人,其實並不是真正需要幫助(或者可以說根本沒那麼窮)的人呢?很遺憾,答案是肯定的。

站在公平正義的角度、並且身為有在納稅的公民,大家當然都會希望我們的錢可以被用在補助那些確實有需要幫助的人身上;然而要是這筆善意的補助款,竟被開著進口跑車、穿著名牌的人領走,而讓真正弱勢的人得不到援助,這不僅違背了人民的期待,更是政府的失職!


【社會學的蹲田野研究:對公務員的觀察】


本書中一開始先討論了貧窮問題以及台灣濟貧政策的演進,接下來帶到一個很有趣的部份:就是作者自己親身去蹲田野、在社會局與公所裡觀察公務員工作型態的第一手資料。這部分揭露了一個以防弊為設計精神的科層體制分工,是如何讓體制內的公務員懷疑來申請的民眾是要詐領福利金、也讓負責救助的官員始終處在一種焦慮的狀態,無論是薪資設算、扶養關係的認定、過時的財產資料…等,都會造成大量的爭論;即使想要幫助民眾,然而站在公務人員的角度,他們絕對有義務要「依法行政」,但在民眾的眼中就成為「不近人情」,這也凸顯出雖然立法機關的原意是希望把法條規定得越明確越好、以維護資源分配的公正性,但卻反而跟現實的情況越來越脫節。另一方面,各地方政府也無意宣傳社會救助政策,種種原因導致了政府可以持續自我感覺良好。

【政策的批判與建議:政績或掩蓋實情?】


事實上,掩蓋實情的並不是只有台灣,身為亞洲四小龍之首的新加坡,雖然人均GDP跟人類發展指數都極高,但是政府始終拒絕設立貧窮線,以至於從來沒有官方公布的貧窮線下人數比例:根據SMU(新加坡管理大學)綜合了所得與物價指數的研究,新加坡的貧窮家庭應該高達25.5%,也就是有超過四分之一都在貧窮線下。

低收入戶不等於窮人,沒有人是天生的「低收入戶」,都是被建構、製造出來的,政府將前述的1.5%低收入戶人口,視為全台灣的貧窮人口,於是台灣就成了全球貧窮人口比例最低的國家。作者的觀點是,在這些看似混亂不合理的現象背後,仍然有固定的機制在運作,但低收入戶這種身分類別的產生,卻是為了某個非道德性的目的而存在。

在結論的篇章,作者有對於這些政策提出了一些修正的建議,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找書來看看。但總歸來說,對於低收入戶的審查需要有一些思考上的轉變:其中包含主動的利用媒體來推廣方案到人盡皆知的程度,使低收入戶申請像是博愛座那樣、如果不是真的有需要的人去使用,就會有道德的譴責,而最終目的是使低收入戶的人口數能夠確實的反映當下景氣的好壞,讓低收入戶的數字不再只是公務員當年度的KPI,而是浮動的、能夠真正保障到當時需要依賴政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