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活下去》|為你而讀

2017/08/29
《為了活下去》|為你而讀
這是一個很黑暗的故事,說一個在我們認知範圍外的國家.......

《為了活下去》

By 愛書人 羅的好

這是一個很黑暗的故事,說一個在我們認知範圍外的國家。

而這國家也是我今年四月的旅行。

本書分為三個部分,作者研美從小生長的北韓篇、偷渡後被人口販子控制的中國篇、重新適應社會的南韓篇。北韓篇介紹很多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他們生活非常困苦,缺乏基礎水電建設,甚至不知道很多現代化設施,簡直像來自一百年前的古人,經常挨餓受凍,但困苦並不會太稀奇,世界上困苦的國家還有很多,稀奇的是北韓政府無間斷的給他們洗腦,讓他們失去自我判斷,都每個人自以為只是最高領導的一部分,只為最高領導活著。

書裡很常說的一句話「小鳥和老鼠也聽的到你在竊竊私語」,因為在社會主義國家,每個人都要互相監督是否有反動思想,研美母親無意間說了一句話,就招致警察找上門,從此他們再也不敢隨意評論政府。我那時候也覺得北韓是個詭異安靜的國家,人民走在街上幾乎不交談的,沒有小販叫賣或流行樂節奏,唯一有印象的聲音是每天早上響徹大同江的早操歌。

和多數北韓人民比起來,研美家人算是比較早接觸到資本世界,書裡提到北韓人有種雙重思想,同時無條件接受洗腦教育,卻又為了生存和潛意識的懷疑,遊走在規則的邊緣,儘管北韓軍警很樂意接受賄絡,但研美父母走私這件事算是毀了卻也救了研美家,逼他們不得不離開卻因此獲得自由,北韓事一個很有壓力的社會,我們曾被叮嚀不可以拍照軍警,被軍警找上在這個國家是很恐怖的事情,詭異的是,明明眼前百廢待舉,國家依然選擇把資源集中在軍警而不是經濟。


研美從小學到的,就是北韓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南韓人都貧窮吃不飽,美國人是最邪惡的,中國大陸是唯一的好朋友,他們對於外界沒有其他認識,故事頭尾呼應一點北韓人共同的心願,也是研美外婆餓死前說的「哪天來我的墳上,告訴我南美韓統一了」。通往南韓的道路上,確實有一座南北韓友好的紀念碑,但這些在南韓的脫北者至今依然回不去家鄉。

故事的背景是1990年代北韓大饑荒,當時餓死了無以計數的人民,書名「為了活下去」,就是在這種極端的處境下,每分每秒每個念頭都圍繞在怎麼活下去,他們會吃烤蜻蜓、壞掉的食物、因疾病徘徊在死亡邊緣、用幻想的方式忘卻飢餓,那是怎樣絕望的未來。

最後,當瀕死的壓力終於超越對國家的忠誠時,他們選擇鋌而走險,在暗夜度過結冰的鴨綠江,鴨綠江幅寬不大,但四周戒備森嚴,每一步都踏在背離家園與生死抉擇的矛盾上。

中國篇實在太過於黑暗就無法評論了,那又是另外一個國家的問題。

最後的南韓篇,作者開始逐漸適應資本社會,並轉為朝人權奮鬥而努力,其中最讓人玩味的是,研美和母親剛到南韓時一度無法適應,「有時候我會懷疑,若不是經常吃不飽,留在北韓還比較好,因為只要把思想和選擇都交給國家就可以了」,自由的代價如此昂貴,竟可以是另一種監獄。

在北韓旅行時,當時也聽一個北韓人說到,他曾經在中國工作幾個月,那時候每個月薪水兩千多,期間他生了一場病,醫療費就花了一千多,他無法理解為什麼看病要花這麼多錢,在北韓,教育和醫療都由國家負擔,儘管品質不好,但大家也都習慣給國家照顧了。我想資本社會確實也是有很多問題,即便今天北韓開放了,長期以來失去競爭力的衝擊,可能反而給北韓人民帶來更多傷害,但人人都應該有選擇的權利,也有活下去的權利,如果要求人民把一切都交給國家,那理應要照顧好人民,而不是任憑饑荒餓死了百萬人。

看完「為了活下去」之後,我想起來,我在北韓邊境曾經過許許多多的村莊,看農民徒手耕種、軍警四處巡視、婦女牽著滿載貨物的腳踏車吃力爬坡,孩童在造型一致的房舍前玩耍、鮮少有阻攔視野的電線杆,而在村莊邊緣,寬廣乾燥的草原地平線總是如此冷漠。

而我會忍不住馳騁想像,研美和家人也在其中,在那個最幸福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