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觀點

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看《穿著PRADA的惡魔》揭露職場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看《穿著PRADA的惡魔》揭露職場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本文摘自方舟文化《職場這齣戲,演好自己就夠了?:那些惱人的,終將是襯托你的背後景深,如何從庸碌攀比中開脫,做個懂賺錢的自由人?》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摘編

「選擇放手不是因為輸了,而是因為懂了。」——《穿著PAR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 2006)

《穿著PRADA的惡魔》電影中,任職《伸展臺》時裝雜誌的主角安德莉亞(暱稱安迪),因某次不可抗力的工作失誤,被主管米蘭達情緒性羞辱之後,負氣帶著眼淚逃開。途經辦公室見到同事奈吉,安迪趁機對他抱怨訴苦,試圖討拍。「那就辭職吧!」沒想到奈吉絲毫沒給出安慰,反而爽快地對安迪說:「我可以在五分鐘內找到跟妳一樣的女孩,立刻取代妳的工作。」

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看《穿著PRADA的惡魔》揭露職場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有些刁難值得挑戰,職場裡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安迪餘氣未消,奈吉開始娓娓闡述,從自身過往,以至在此工作的所有人,工作過程中即使艱辛,縱有更多不合理的折磨與刁難,但依舊奮力投入,更甚近乎病態地熱愛,因為他們都深信:這份職業是使命,是通往卓越、為人類帶來更好的藝術福祉,甚至是自我職涯實現的唯一路徑。語畢,安迪沉思半晌:「我只想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忽然,她像是意識到什麼般,福至心靈,獲得了幡然覺悟的一刻。

《穿著PRADA的惡魔》是一部經典電影,相信很多讀者都已經反覆看過數次。今天不談劇中光鮮的時裝或奢侈品,誰穿什麼,一點也不重要;我們也不談那些辦公室同事之間,勾心鬥角或反唇相譏的茶水間劇情,毫無營養。我想要從待在米蘭達身邊,被使出渾身解數奮力虐待的安迪,輻射討論至無一倖免的艾米麗與奈吉,還有更多團隊裡的所有人。這些工作能力精明、自視甚高、性格高傲的人們,都像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般,不離不棄,一心向著《伸展臺》時尚雜誌,並像是信仰著虐待他們的米蘭達一般,持續為著眼下工作賣命,這究竟是懷著一種什麼心思?

所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一種心理學現象,意指被害者對加害者產生情感,同情或認同其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某種情結。也許用以做職場比喻,或有病理或邏輯上的不甚精準,但仔細想想:我輩畢業學成後,多以非自願型態加入職場(自行創業或家中有座煤礦場除外),接著勞力付出,成就組織或企業;在相對過程中,讓職涯越來越高攀,獲取更高報酬,因為財富自由而自我實現。

試想,人與職場之間,不就是以某種被迫的依存關係存在嗎?無論你喜歡職場或討厭職場,那都不重要,因為它就是會在那裡,從不因你喜歡或討厭而有所改變。於是,問題焦點不應是喜歡與否,而是如何在「被職場綁架」的過程中,最終從職場的「桎梏」中被釋放,得到自由。

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看《穿著PRADA的惡魔》揭露職場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起進入職場第五年—那個各種虐待我的餐飲業集團老闆。然而多年過去,每當回想起,我沒有一次不感謝他。首先,我屆滿三十歲時,才出社會第五年,頂著品牌經理頭銜,無比風光,都是他給我的。但很快地,他開始提出各種不合理並近乎為難的工作要求,日日都轉化成為對我巨大的心理折磨,這些在我的作品《孤獨力》已多有描述,有興趣的讀者不妨找來看看。姑且不細談他無意或蓄意折磨我的動機為何,當時年輕的我意識到:所有不堪的過程,都必須淬鍊或沉澱些什麼,才有價值。

於是念想一轉,再不消極應對他,我奮起,完全成為「那樣的人」。很快地,我竟迅速掌握了工作訣竅,他越折磨我,我越想征服他,次次過關。短短一年多,我的工作能力獲得驚人提升、獲得認同,也為自己累積許多有價值的談資。從原本是我依存這份工作,到最後變成這份工作需要我,更慶幸的是:我們沒有往「不歡而散、不做最大」這等廉價劇情發展。

是的,到最後,我是為了自己工作。

故事回到安迪身上,過程中,她究竟同樣體悟了什麼,才讓職場生涯劣勢,產生全新生機?

充分的思想覺悟,有時,會出現在第二次

覺悟,是一種心理準備。劇情裡安迪在家中對男友大肆抱怨米蘭達,並聲言絕不會被她打倒,當時的這番話並非絕對的覺悟,只是一種負氣對立面的反抗。直到與奈吉談完後,她才徹頭徹尾,從思想上做了第二次覺悟:「想獲得什麼,就成為那樣的人。」

安迪決定以一種抗戰的心情奮起,她設想只要能擁有這一年的工作經歷,就能成為她下一份工作的墊腳石;無論動機為何,本質上安迪是因「為了想征服這份工作的挑戰」而產生了覺悟,不再輕視以對,最終形成了強大的力量。

保持專業、高情商,不被輕易踩踏

除了安迪的奮起之外,同事艾米麗工作的動力,雖是「期待參加法國時裝週後能拿到數不清華服」這樣的膚淺理由,但日常工作表現始終戰戰兢兢,從未鬆懈;直到安迪離職,她依舊堅守工作崗位。而由於米蘭達毀棄承諾,在政治角力中失去了期待已久高升新職的奈吉,也依舊保持信念與希望。

能支撐他們走下去的理由,除了熱愛工作本身之外,其實,更多的是情商。沒有一個人真正埋怨或痛恨米蘭達,因為他們都知道:她能帶給人成長與卓越,所有人都在期待屬於自己的巔峰時刻,都在不動聲色地伺機前進,最終那過程中的大小折磨,根本不值一提。

別為那不花力氣的暗地譏笑,疲於奔命

其實,職場裡許多人,都在你不注意的時候,使出渾身解數努力著。你以為只有你最積極,但更多的人,只是視高壓為理所當然。

艾米麗早晨六點十五分,已出現在米蘭達的辦公室,妝容衣著精緻完整,並看似已開始工作一段時間,她致電喊醒安迪並要她進辦公室時順便買咖啡,並仔細提醒所有細節。奈吉一次又一次,在各種會議與場合上,適時發揮關鍵性專業能力,讓米蘭達次次認可與信任,但始終表現謙遜。然而,他們從沒少過在辦公室裡用任何語言形式譏笑他人,任誰都不是聖人。

由於安迪起初志不在此,就算一開始被譏笑、被嘲諷,也都視若無睹,她只想把工作做好,此舉意外地讓她避免淪落於辨公室的碎嘴困擾中,自然也就不會因為艾米麗常譏笑她而產生鬥爭之心。到最後,由於安迪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中獲得精進與認同,所有人再不譏笑她,每個人都拿自己的專業話事、平起平坐,這難道不就是職場最純粹與原生的面貌嗎?

總之,對辦公室、茶水間的流言蜚語置之不理,永遠是最佳上策;去在意這些,並不會讓你感覺更好。唯有搞不清楚自己,總是狀況外的人,才會被他人嘲笑。

身處職場,目的為何,我們都別要放錯重點才是。

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看《穿著PRADA的惡魔》揭露職場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不動聲色、若無其事,才是力量

面對米蘭達各種不合理或荒誕的工作要求,安迪總是積極以對,從沒把時間浪費在埋怨上,她想方設法,次次化險為夷。劇中安迪某次誤闖米蘭達家中禁區,見到其不欲人知的失敗夫妻關係,導致米蘭達萌生辭退安迪的想法,故意派出不可能的任務,刁難她拿到未出版的《哈利波特》原稿。沒想到安迪透過關係,還真的弄到手了。從這其中,我們要學習的重要心態是:安迪並未因達成不可能任務,在主管面前耀武揚威,她也只是一派淡定,一如日常。讓人無法摸透,才是職場情商的最高境界。

最終,安迪從內在自覺到外表穿著,彷如脫胎換骨一般徹底轉變,展現了前所未有的絕佳工作樣貌;短短不到一年,已能完全駕馭工作的所有精要與細節,並深受主管米蘭達倚重,獲取了「相對不可取代性」的職業價值;同時,在她要離開這份工作之際,她已能決定對於這份工作的去留,而不是被決定的那一方。雖然她只是一個小小的助理,但她已經從這場工作歷程中,獲得了豐厚的絕佳養分與提升。

在職場中,我們到底要追求什麼?個人職場演化不外乎三種:一是年薪變高、二是職位變高,三是跳槽或被挖角後,年薪更高以及職位更高,其他沒有了。切記,別被白白折磨;患上職場裡的斯德哥爾摩症,原來,也可以是一種積極性治療。

先行智庫為台灣管理顧問公司,服務內容包含企業內訓、顧問諮詢以及領導管理,了解更多企業服務內容:https://www.kscthinktank.com.tw/custom-training/

【先行智庫系列講座】

【先行智庫線上課程系列】

Facebook
LinkedIn
返回頂端
取得最新資訊

訂閱每週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