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th Face創辦人湯普金斯為什麼賣掉北面?1個搶救自然的偉大狂者的人生故事

The North Face創辦人湯普金斯為什麼賣掉北面?1個搶救自然的偉大狂者的人生故事

The North Face創辦人湯普金斯為什麼賣掉北面?1個搶救自然的偉大狂者的人生故事

本文摘自遠流出版《狂野人生:The North Face創辦人搶救巴塔哥尼亞荒原的瘋狂點子》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摘編

「北面The North Face」目錄上那句:「行囊愈輕,樂趣愈多」讓人耳目一新

湯普金斯因為沒有經費行銷,於是便想出了一個噱頭:讓「北面」的一個員工用繩索沿著舊金山一棟摩天大樓的牆面往下垂降,然後再向位於六樓的某個公司的老闆討一杯咖啡。後來,德威爾果真在舊金山的「太平洋國家銀行」的那棟建築的頂樓綁上一條六百呎長的繩索,然後便和湯普金斯的攀岩夥伴蓋藍.羅威爾一起抓著那條繩索滑降到六樓,在那裡喝了一杯咖啡。由於他們事前已經通知報社的攝影記者前來拍照,於是各媒體都競相報導。結果,這個獨樹一格的廣告策略大獲成功,連舊金山的《紀事報》都為此刊登了一篇特別報導。

「北面」開張第二年時,住在城裡和郊區的人興起了一股登山的熱潮,使得湯普金斯因此大發利市。這是因為當時美國的中產階級人士已經有了更多的休閒時間,而且隨著汽車的普及,有愈來愈多的家庭能夠前往那些比較不知名的國家公園露營。於是,健行和露營頓時成了全國人民的熱門休閒活動。前往國家公園旅遊的人數從一九五八年的五千三百萬人激增到一九六八年的一億三千萬人。在這段期間,除了登山與露營設備外,湯普金斯也取得了一些新式滑雪用品的經銷權,包括「朗格Lange」牌的塑膠滑雪靴和超緊身彈力褲。於是,「北面」的店裡便經常聚集著體格健壯的登山客、喜愛滑雪的婦女、流浪詩人以及那些偶爾前來逛逛的客人,看起來熱鬧非凡,倒像是在舉行雞尾酒派對似的。湯普金斯喜歡這樣。

「北面The North Face」目錄上那句:「行囊愈輕,樂趣愈多」讓人耳目一新

湯普金斯知道北面的商品有吸引力,但因為店面太小,生意的規模受到了限制

當時喬伊納德正在做郵購生意,他告訴湯普金斯他的攀岩用品透過郵購的方式賣得很好。於是,湯普金斯也跟進了。他和德威爾兩人馬不停蹄地合作,聯手設計出了「北面」的郵購目錄。這份目錄不像一般的目錄那樣以價錢為訴求,而是走感性的路線。上面既沒有照片,也沒有模特兒,只有一幅幅鉛筆畫,印在超大的紙面上,封面則是湯普金斯親手書寫並署名的一封信函,看起來既典雅又洋溢著自信。

由於目錄做得出色,再加上喬伊納德指導有方,「北面」的生意開始蒸蒸日上,訂單如雪片般飛來。喬伊納德的攀岩用具也銷量激增。那段時期,德威爾經常開車到南加州喬伊納德的工廠,載著滿滿一車、重達數百磅的貨品回來。一時之間,登山和攀岩高手突然變成了很酷的人物,吸引了大批的粉絲,就像那些音樂家一樣。

登山活動的精神所在。他說:「豐富多元的經驗只不過是像我們所吃的肉類和馬鈴薯,並不是人生的調味料。唯有敢於冒險,人生才會更有滋味。那些會去登山或泛舟的人都明白這一點。」

湯普金斯坐在法庫爾家的客廳中聆聽著布魯爾的言論,感覺自己彷彿遇見了「德魯伊特教的大祭司,和他一同置身於那個神聖的圈子當中」。他很認同布魯爾那些雋永精闢的言論。「他很擅於總結問題,而且很快就能看出要採取什麼策略才能讓政府改變政策,或阻止他們實施某項計畫,例如興建不合宜的水壩或錯誤的林業措施等。他會持續對他們施壓,從不放棄,也絕不認輸。」

每次冒險歸來,他們總是會抱怨設備太差

每次冒險歸來,他們總是會抱怨設備太差

喬伊納德和湯普金斯兩人雖然都已有家室,但還是經常會放下公司的業務,跑去健行、登山或露營,而且一去往往就是幾個星期乃至幾個月,彷彿在荒野中蒸發了一樣。但要找到高品質的設備怎麼就這麼難呢?為什麼沒有人能製造出一款快乾的睡袋或一個不會被風吹跑的帳篷呢?

一九六六年十月,湯普金斯打算在「北面」推出冬季的新品,需要搞一個能夠一炮而紅的噱頭,於是他便請了一個從事音樂推廣工作的朋友傑瑞.曼德(Jerry Mander),要他把活動的場子搞得熱鬧一些。曼德建議他:幹嘛不辦一場派對呢?如果有現場的音樂演奏,並供應大量的大麻和冰啤酒,效果應該不錯。

音樂會過後,「北面」就確立了它在文化圈的地位。接著湯普金斯又擴大他的郵購業務,並在柏克萊和帕羅奧圖開了兩家分店。之前他們推出的那份郵購目錄也大受好評,使得「北面」逐漸成為一個文化景點。店裡經常擠滿了披頭族、不修邊幅的登山客,以及湯普金斯和蘇西的朋友,看起來倒像是一座藝廊。

頭來卻不得不和每一個人討論有關裝備的問題」

我心想,我在幹嘛呢?我只不過是在從事自己所喜歡的運動,但到頭來卻得和每個人討論有關裝備的問題

一九六○年代初期,「背包革命」發生了。戶外服飾和用品的市場蓬勃發展,湯普金斯在其中自然也佔了一席之地。網購的營業額每個月都有成長,有許多人都想成為「北面」的經銷商。儘管生意很好,但他每次好不容易逃離市區,前往雷斯岬國家海岸公園度假,或帶著他的女兒去穆爾伍茲國家紀念森林散步,或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攀岩歸來後,總是被一堆朋友乃至陌生人包圍著,問他各種有關登山、攀岩裝備的問題,因為他們知道湯普金斯對各種最新的產品和流行趨勢瞭如指掌。這讓他難以忍受。他說:「我都快瘋了。」

湯普金斯渴望從事一些不按牌理出牌的冒險,開闢出一條新的道路來

湯普金斯渴望從事一些不按牌理出牌的冒險,開闢出一條新的道路來

於是,湯普金斯決定賣掉「北面」的股份:他需要一個新的使命,需要進行一場新的探險並逃離現有的一切。因此,一九六七年時,他便以區區五萬美元的價錢賣掉了「北面」,他曾發起一個絕妙的概念,並用一股興奮感推動這個品牌,如今他準備投身一個嶄新的領域。湯普金斯請人將他的冒險活動拍成一部影片。他盤算著:如果他能用登山、健行和探險的時間賺錢,那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呢?

當時,布魯斯.布朗所執導的一部有關衝浪的電影《無盡的夏天》剛推出不久,成本只有五萬美元,卻獲得了三千萬的票房,而且在全美各地都打破了旅遊紀錄片的票房紀錄。無論大學生或農村少年都排隊爭相競睹這部有關衝浪的片子。湯普金斯心想,觀眾可能也會喜歡其他類型的刺激冒險片?他是不是可以像布朗那樣以搞笑、幽默的方式,把他所熱愛的極限攀岩運動拍成電影?他出售「北面」時,要價就是《無盡的夏天》的拍攝預算:五萬美元。現在只需要一個異想天開的點子,他也可以改行當電影導演。

先行智庫為你而讀為台灣管理顧問公司,服務內容包含企業內訓、顧問諮詢以及設計思考課程,了解更多企業服務內容:https://www.kscthinktank.com.tw/custom-training/

【先行智庫線上課程系列】

【先行智庫系列講座】

分享在 facebook
Facebook
分享在 linkedin
LinkedIn
回到頂端
取得最新資訊

訂閱每週最新消息